钻角大王

焚鹤煮琴

“你是飞鸿雪花 写遍倦客思家 偶遇风波故人 向来擦肩无话”

 近日雨势忽大忽小,淅淅沥沥未曾断过,正值酷暑的天气,在这不断的雨水侵袭下颇有秋雨的寒凉气息,燕洵记得宇文玥先天带了寒疾,这样的天气,约莫很不好过。

燕洵又想,要是他在燕北就好了 燕北很少下雨,草原和高山总是一望无际,抬眼晴空万里无云,风土人情总是相互影响,燕北生长的人也大多爽朗豪迈。和这阴冷的皇城不一样 可是宇文玥,和燕北又是不一样的,这样的人是芝兰玉树,是山下兰芽,是飞鸿雪花,清冷得能融进某副大家的山水画里,亦只有姑苏蕴育出来,燕洵带不走他 

而燕洵终究是秀丽山上的鹰,做不成乌衣巷中的燕子,自己也留不下来 

他想到年少时。

在燕北的时候大抵是最自在快乐的,后来入京为质,父亲忠心耿耿而魏帝却仍心怀猜忌,门阀诸人或忌惮定北侯而迎合阿谀,或有轻视质子身份明暗嘲讽,京城各大世家割据,少年的玩伴也都是出身大家世族,只有自己是孤身一人。 宇文玥也是显赫世家的公子,却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们在一次最为普通的筵席上遇见,流水曲觞,觥筹交错,一点特别没有了,但是燕洵偏在众多世家公子中觉得他与众不同,燕北世子与宇文家嫡子互相致礼,最平常不过的初见了。 可他却觉得这前篇一律的拱手作揖里宇文玥与旁人不同。

或许是因着这没来由的不同,燕洵在进京的第一个春光上好的日子折下一枝带着清露的栀子花时,想到了他。少年时的心动便随放随收,他便带着这只花进了青山院。他去时,下人说他家公子还在做功课,他转念就跳上一棵开满梨花的树里,说是消遣,只做等待。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在梨花里睡了过去,一睁眼,树下就多了一个一袭月白衣裳的人静坐看书,他看着那个人的白衣黑发,握着竹简的骨节分明的手,又去看竹简上的字,隔得远辨认不易,大约是上林赋的一段,没留心时 栀子花就掉了下去,恰好落在那人手中的书上。

不期然他就装进了那人抬起的眼眸里,他看到少时的宇文玥抬起头,表情似乎一如平常的冷冰冰,又好像是有一丝惊讶,是什么样子的呢 

年少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还是当时就未曾看清晰,他竟想不起宇文玥的任何表情 

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记得那双眼睛 平静幽深 古井无波 深若寒潭,里面藏着的 是什么样的心绪,燕洵发现他无法想起 无从辨认。

在抬眼时是否暗藏了惊喜 在分别是有无伤情 在决裂时可有悔疚 在从前许多个眼神交汇又躲闪后 有没有 心动

 ”世子“身边仲羽姑娘一声将燕洵从过去拉回来,外面风雨声 声声不平 世事如天气 晦朔不明 风雨交杂 ,夜雨声烦扰人睡眠也只得勉强入睡,现在已经没有能安稳坐卧的日子过了。

 燕洵闭上双眼 从前他不能看清宇文玥 现在 不需要再去分辨了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如何才能识得 心动之后 有恨不纯粹 识爱不分明

 “风雨如晦 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也许下一秒燕洵就想起来了 只是他已经不愿意再去想这一秒了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