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角大王

焚鹤煮琴

豆眼 / 以一颗羞愧的心完成的 /无题 /清水

以后的每一天 都是更好的一天
蟹蟹仙女三弟妹!!!!!!!

想得美:

写在前面/时间线是我乱写的/因为按现实情况来写的话会让我更加羞愧/不要过分较真/写给骚鸡



凌晨一点半,结束录影。宋旻浩一边笑着和工作人员握手道谢,一边在心里默默计算,金秦禹的航班不出意外十二点能抵达仁川机场,便是稍有拖延,现在也已经到家了。他是个有些坚持的人,心里虽有急躁,仍将礼节做的很好。经纪人看出他有些疲惫,大概明白他心中所想,便将外套与手机一块儿递过来,轻声告诉他“秦禹半小时前已经到家了。”他面上神色没有变化,脚下却站不住了,和工作人员告别后便匆匆走出录影棚。掏出手机一看,那哥已经发了好几条信息了。


00:11    “mino呀  哥已经到首尔啦^_^”
00:49    “什么啊  不是说今晚能早点结束吗”
01:18    “啊  好累哦  不等你了  哥先睡了”


宋旻浩一条一条的看完,无法控制的露出一个笑来。
金秦禹最近参加了一个旅行综艺节目,出国录影经常要很多天,好像自winner成立后,就几乎没有过这样长的时间的分别。成员们理所当然的想念那傻大哥,与之相比,他的思念似乎更炽烈又更纯粹一些。
他随经纪人坐上保姆车,首尔的夜色在他面前平缓又动人的展开。他半睁着眼,头倚在车窗上,于是每一盏灯火都从他眼里淌过。
真是迷人啊……首尔。他这样想。
来首尔几年了呢?他在心里一年一年的默念,像是一页一页的倒翻一本书,然后从头算起。从不蜡笔的预备成员,到抒情男团BOM忙内,组合解散,进入歪鸡……
所有的回忆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只有那年深夜,他走进练习室看到的唯一一个身影。
穿灰色连帽衫的男生,有白皙得吓人的肤色。在众人走后仍一遍一遍踩着节拍,调整动作。汗水把他的刘海濡湿,他抬手将头发撩开,露出一双清亮又疲惫的眼睛。


很苦吧……秦禹。五年后的宋旻浩在这一刻对五年前深夜里的金秦禹说。


怎么会不苦呢。当时都是年纪极轻的少年,怀着一腔孤勇,揣着一身零落,明明不知道明天何时会来,却仍咬牙发誓要在这样残酷的演艺圈闯出一个名堂。


执拗得惊人。
所以他可以用豆腐下饭,与老鼠为邻,一路挣扎走到歪鸡。秦禹也可以在众人抑或不解、抑或可怜的目光中当了六年的练习生。他们当时都是那样微渺的人,好在一腔热血于千百次冷遇之中还不曾凉透,于是他们等来了对方,也等来了winner。


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宋旻浩闭上眼睛。



宋旻浩打开房门,发现客厅亮着灯,大概是秦禹为他留的。他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换鞋,余光瞥见鞋柜里随主人一块儿出国的那几双鞋都回到了原处,其中一双登山鞋已经脏的不能再看了。宋旻浩一面换鞋一面思索,秦禹这次应该累的够呛。
他趿着拖鞋走过客厅,发现金秦禹的房门虚掩着。于是将房门拉开一条缝,走廊的灯光透进些许,隐约中能看到被子里有鼓起的身形。
是睡着了吧。
他又将门带上,去看揪尼小公主。揪尼蜷在猫窝里,看上去早就睡了,猫粮吃的很干净,他也放下心来。
秦禹的两只猫,需要姜昇润陪床的Ray和Bey,主人没空时一向是昇润在照料,因为会过得很好,他也不用担心。


将家里的生物确认完毕,宋旻浩这才去浴室冲澡。等到头发完全吹干,他走进秦禹的房间里,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秦禹背对他侧躺着,应该也是刚洗过澡,身上有和他一模一样的香氛气味。他于是将手伸过去,从背后揽住秦禹的腰,隔着纯棉的薄T恤,指尖都是小王子的温度。
宋旻浩以为自己动作已经很轻了,没想到仍惊动了金秦禹。金秦禹嘟嘟囔囔的翻过身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嗓音蒙着睡意,细声细气的喊:“mino呀……”
“嗯。我回来了。”宋旻浩有些忍不住,在秦禹香香软软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秦禹把手撑在他胸口,又睡过去了。


啊,看来真的很累啊。


他伸手拨了拨秦禹的刘海,有些长,显得乱糟糟的。好像,他经常见到的秦禹哥,只要不是在舞台上耀眼夺目的秦禹,基本都是这样的,干净又简单,穿着T恤,不打理头发的男孩儿。这么多年,他好像都没有变过,无论际遇如何,秦禹心里 依然住着那个穿灰色连帽衫男孩儿的灵魂,温柔,又凛冽。
他想起出道前,在日本,秦禹独自一人去东京塔,在酒店门口绕了大半小时仍找不到路,那时他已经完成任务,接到秦禹的电话,急匆匆搭电车过来,秦禹看见他,露出懊恼又温柔的笑容。
又想起更久之前,在win时期,秦禹在练习室,近乎自虐的刻苦。“少睡一点又不会死,不能因为我,毁了弟弟们的人生。”


……傻气。
秦禹很少说在遇到他之前他过的如何如何,其实不用猜测宋旻浩也大概明白。他们俩在不同的路上摸爬滚打,好不容易相遇在同一个路口,此后终得以并肩前行。过去他来不及参与,但起码未来不会缺席。


宋旻浩是一个真诚的教徒,善良,宽容,相信因果。有过几年艰难的日子,于是走投无路阴差阳错进入歪鸡,一个默默无闻的人遇见一个另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彼此的一身孤独,终于可以两人共享。
所以曾经的困顿,一定会有未来补偿。他想。


他温柔的注视着秦禹好一会儿,渐渐感到睡意袭来,于是关上昏暗的床头灯,将手搁在秦禹的腰上,阖上了双眼。


会更好的。
他的秦禹,他和秦禹,还有所有成员们。
睁开眼后的一天,会是更好的一天。
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是更好的一天。

评论

热度(41)

  1. 钻角大王想得美 转载了此文字
    以后的每一天 都是更好的一天 蟹蟹仙女三弟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