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角大王

焚鹤煮琴

【卜锐】仓颉

卜锐 仓颉

我是辣鸡 半现实向 锐哥视角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卜锐
都是瞎写 《真相是假》灵感来源(有授权
Bgm是王菲的暧昧 我边听边哭 边哭边写

“犹疑在似即若离之间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似是浓却仍然很淡 天早灰蓝 想告别 偏未晚”


1.
凌晨一点,周锐躺在床上分外清醒,关上灯已经很久,第二次入睡失败,睡前歌单设置了定时关闭,现在耳机里没有任何声音,眼睛已经适应黑暗,他能看见外头冷清的灯光渗进房间里,在墙壁上留下一块一块光斑。

算了,他干脆坐起来打开放在一旁的电脑,手指在键盘上一下一下敲着字。


2.
“莫里亚克说,基督教的最大益处之一就是给人类的痛苦赋予了一种意义。
由此说来,所有类似于宗教的存在,爱、理想、情怀、献身欲望,大抵都是如此,它们让难以忍受的生活似乎变得有意义了。似乎,我是说。 ”

周锐百无聊赖地刷微博看到这里

爱情 理想 情怀

他好像为了这三样东西放弃了很多
也是这三样东西在绝大多数时候撑起了他的生活

五年的时间所剩无多

孤身北上的几年里,他参加了很多的节目,写了歌,拍了戏,组过组合却还是没能红起来,最后和没有作为的经纪公司解了约,一个人单枪匹马,他原本就雾霭茫茫的航路上,又熄灭了一座灯塔

“我努力”
他面对粉丝提问怎么还不红的时候说

可这世间的事哪里只是“努力”就能成的
从小学课本到中外名著,书里面都说“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

千千万万个小朋友深信不疑
年纪尚小的周锐却并不十分相信

后来,长大了些,本来应该按部就班在不错的大学的不错的理工专业毕业去当工程师,拿着稳定的收入,朝九晚五,过普通理工生的生活。

高中时候却无意中在某间书店,看到雪穗离去的背影、叶藏留着夏天穿的和服、和风车交战的堂吉诃德。

他不曾关注过课本要求之外的书籍,并不能将书中原意看得通透,却想要了解更多。

在规划好的航道之外,第一盏陌生海域上的灯就在这个时候被点亮。

原来不都是励志的、浪漫的、轻松的,还有残忍的、讽刺的、荒诞的。
陌生,他觉得陌生,这和课本上的不一样,和电视里的连续剧也不一样。
但他在这陌生领域里感受到真实。

生活本就是充满遗憾的艺术。
艺术就更不可能圆满。
这才是常理。

周锐终于丢掉了一些长期被大众思潮灌输的,圆满的荒诞感。

他从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是顺利圆满的,甚至说,和他相关的,或是无关的事情,不如人意的是绝大多数。

戏台上的故事圆圆满满,街巷里的传言凄凄惨惨。

但他从小学习的课本里,大家茶余饭后讨论的电视情节里,似乎危难时总会有转机,风雨过后一定会天晴。
以至于他从小就对这样一些故事十分排斥,好像世事都圆满,不如人意的只有自己。


可充满遗憾的艺术
才是生活啊


但众生皆苦

这么想来似乎可以忍受

文学让他清醒,音乐带给他片刻解脱。

3.
所以周锐来参加节目其实并没有多少胜负心,他参加过不少类似的选秀节目,输输赢赢,最后还是没能混出什么来。

这一回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失败的尝试很多,不缺这一次。
作为节目里年纪最大的几个,周锐也不想和这些比他小四五岁甚至十岁的弟弟们争。

很好,心态稳如老狗,哥。

可是在宣告排名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一丝,不,不只是一丝,紧张密密麻麻地顺着僵硬的手脚爬上来,摄住心脏。有些喘不过气。
他远没预想中冷静。

可能你真的不再年轻,他嘲笑自己

慌乱中他甚至抓住了旁边人的手。
周锐的手不算小,骨节分明手指颀长,不过他爱啃手指头,指尖一圈都是倒刺,算不得十分好看。因而他很喜欢好看的手,干净,有力,温暖。

他转头看到卜凡的侧脸,线条起伏像山峦。

周锐对于感情向来十分坦荡,他想要的、他喜欢的、他介意的他都毫不掩饰地直接对外界表达出来。
他对自己也坦荡,自身的各种情绪他都敏锐的感知到并且理智地筛选接纳。

所以他转过头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完蛋了。
生平第一次,在情绪上判定为完蛋。

爱情从来就不是时间累积而成的,日久生情的戏码太少,爱情往往只是发生在一个瞬间,也存在于一个又一个的瞬间。

而这个瞬间,理智判断出这份情感是爱情后。迅速地告诉他:你完蛋了。马上跑路。

去你妈的爱情啊
周锐头疼得很,理智跑路的理工男最怕爱情
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他害怕,理智抽身而退之后,恐慌疯狂涌入他的大脑。
是等待命运的判决产生的害怕,对理想,对新生的,爱情。

呼啸的海浪逼近前方的灯塔,一座燃烧了四年,现在昏黄、被海风吹的灯焰跳跃,忽明忽暗,另一座刚刚才升起,火苗还显得青涩,在远处孤零零的发着微弱的光。
会被淹没吗,海浪来势汹汹。

“欸,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吗”谁在说话?
“别瞎说,这个时候应该呸呸呸”
“呸呸呸”他回答得很快,与其说是思考后说出话不如说是某种本能“可我是真的………”
真是…糟糕的对话

一阵咸腥冰凉的海风扑在脸上,他恢复一丝清明,然后把声音吞回腹中。

你在说什么啊,周锐

命运的最后一次审判已经敲下,卜凡走上更高的台阶,周锐抬头看向他,脖颈抬起一个脆弱的弧度。


海面上风浪小了些,不至方才般令人恐惧。他的船在海面摇啊摇啊,灯塔离他太远了,周身漆黑一片,小一些的风浪使他勉强能在船舱内站稳。
人就是这样的,人心不足。他此前在暴风雨里还想着能撑住这条孤舟怎样都好了。现在刚能站稳,害怕的情绪下去了一点,孤独就立刻涌上来,在他耳边叫嚣。


你以为这就是好吗,错啦!你错啦!
你只有一个人,你看这海上,多大啊,多黑啊,你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啦。


这种情绪永远都像个小孩子,连恐吓都这么幼稚。

周锐在自己众多情绪中,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个小屁孩。总是在理智跑路的时候出来作威作福。
矫情,周锐嗤笑一声。

可周锐和这个小屁孩相处的时间最多,矫情也好,幼稚也好,它始终是个小孩。小孩子需要的陪伴总是多一点的。周锐觉得自己还算公平。


周锐希望自己也还是小孩。


其实他也明白童年时期算不上十分美好,小孩子容易获得快乐,成年人只记得这点,过分美化童年。小孩子也很容易难过,但这些难过在成年人眼里微不足道,可小孩子还没长大,他们是真的觉得很难过。

难过极了。


可他还是想回去,用眼角还是圆圆的眼睛看慢慢暗下去的天光。

小时候时间过的真慢啊,他和当时的伙伴一起去看日落,不顾大人的教导坐在和他们自己差不多高的河拦上,日晒了一天的石头还带着温度,红红的夕阳在水面上一晃一晃,尚带着暖意的河风吹在脸上,河畔的稻谷泛着金黄金黄的光泽。
他们在太阳贴着山头的时候跑过来看日落。

可他们在桥上坐了好久,太阳怎么还不落啊。
久到风景都看腻了,几个小朋友已经把学校里女孩子裙子的花样和家里冰箱里剩下的冰棍种类全部说尽。
太阳怎么还不落啊。


小周锐在漫长的等待中向朋友抱怨,小周锐学大人撇了撇嘴
“时间过的好慢呀”他短短的手臂张开伸一个带着倦意的懒腰。


时间过的太快啦,二十六岁的周锐的记忆到此为止。他记不起来六岁的周锐有没有等到日落心满意足地回家,他也记不起来一起看日落的小朋友们长什么样子。

我哪里是一个人,这不是你陪着我吗,周锐对这个小屁孩说
呸呸呸,你恶不恶心啊,打扰了打扰了我先撤为敬。

然后一望无际的漆黑海面上又只剩下了风浪声。我是一个人吗。


上下嘴唇一碰,他听到自己朝上方突兀地喊了一声
“卜凡”


后来他出厂了看到这一段,像是在呼救,他荒诞地认为。
是因为害怕吗。也许是,但不只是。

他看到一米九二的大个子挥了挥手作为回应。

他突然想,卜凡也像个小孩子,即将过二十二岁生日,一米九二的小孩子,比他小四岁,高一个头的,他的小孩子。

4.

然后?他记不清了,他不再年轻,时间带走了很多记忆,也在事情刚发生的一刻就丢掉一部分,这样会比较轻松,什么都记得,总归不太好。


再后来,还有一个月,期间也大大小小发生了不少事情,他想不起细节,没日没夜的练习和节食减重让他疲惫。神经被拉紧成一条锋利细丝,触摸不得,手和神经都要流血疼痛。


还有些掺杂在汗水和泪水之间的回忆像糖果。

他一颗一颗把糖纸剥开,看到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争吵,那个大个子带着孩子气地耍赖“略略略”,看到练习室里他伸了几次却始终未曾碰到对方嘴唇的手,最后,他看到卜凡在他背后伸开双臂又收回去的一个,似是而非的拥抱,镜头的这个角度卜凡的脸被自己的身体挡住。

周锐看到镜头里的自己没有回头看这个收回手的大个子,小哭包。你有没有在哭哇。


他看到屏幕里的自己调侃着说

“人生不就是有遗憾的艺术嘛 我就是个艺术品”他笑着说“出去之后还是要生活”
像刚来节目的时候一样,他说“ 大家好我是个人练习生周锐”


周锐后来在采访中说他不喜欢有人在离别的时候哭,所以想轻松一点,让大家都笑一笑。

他做的很好,大家都在笑,都夸周锐情商真高,话说的漂亮又有趣。

周锐仔细的盯着屏幕,没有漏过一个细节。场面上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轻松,几乎所有人都笑了。可是

你怎么不笑呀,卜凡。你怎么不笑呢

5.

周锐打完最后一个字,word关闭时提示他

‘是否将更改保存在 日记 中’
他勾选保存的选项
抬头活动酸痛的脖颈

墙上的光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室的晨光。
没有阳光的清晨天色灰蓝,像是傍晚。

电脑关机,黑掉的屏幕里映出他一夜未睡的憔悴面容。

起身把耳朵上的黑素圈取下来,搁在书架高处的盒子里。抱着大黄闭眼沉沉睡去。

卜凡刚过22岁的生日。
周锐只身一人来到北京的时候,也是22岁。

年轻真好啊,周锐在他那个年纪圆周率还能背到七八十位,不免有些羡慕地想。

22岁到26岁的四年,他成长的速度有些过快了,过分被压制的时间替周锐丢掉了很多零碎的细节。

陷入梦境的前一刻,时间丢给他一个糖果。

周锐想起来那天坐在他右侧的卜凡,耳朵上戴着和他刚刚摘下来的那一枚,一样的,黑色素圈。

凌晨六点,窗外的天色完全亮了起来。

夜晚已经过去。星宿和弯月都沉没山岳。





“多遥远 多纠结 多想念 多无法描写”
“有什么证明你我存在 的岁月”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