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角大王

焚鹤煮琴

【豆眼】首尔的月亮

把握不好他们的性格 也难以构造出完整的故事 哭了 总算完成了 也许还能接着写下半篇

只是说 像他们这么温柔的人 在重重压力下 也许会有 压抑的 迷茫的时刻 那 互相陪伴是非常 非常好的事情吧


金秦禹合上电脑 房间失去仅有的光亮 重新回到一片黑暗中
首尔的夜晚早早的到来 他能看到窗外的灯光和车流 现在应当正是夜生活开始 酒吧舞池刚刚火热起来 偷情的丈夫正准备出门 公寓的灯光一盏盏暗下 城市的角落里的昏暗灯光渐次亮起

和自小生活的海岛完全不一样
金秦禹那双眼睛睁着 不知道看向黑暗中的哪一处 慢慢的 眼睛开始适应 外面的灯光渐渐透进房间里来 呈现出夜晚真正的样子

这个城市 也只能看到一点热闹的样子

太安静了啊 房间里仅有他的呼吸和心跳声
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 呼吸的气息越来越不平稳

夜晚真是漫长
为什么不睡 夜已经深了 睡一觉 又是新的一天了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新的一天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带着生机的句子

空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应答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金秦禹的眼睛似乎永远蒙着一层水汽 在昏暗的环境里还是氤氲了朦胧的光 是暗淡的光彩
直到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打破这里的寂静

现在是凌晨四点 
金秦禹走出房门 懒散揉着眼睛 头发乱糟糟的 是刚从床上起来的样子
“mino呀 回来啦 ”金秦禹拖长的尾音带了困倦的奶气

“哥你快去睡吧 我会小声的”克里斯马土豆君的一嗓子低音炮传入金秦禹的耳朵
“好 mino也要好好休息 年轻的时候要注意身体 ”这哥半睁着一双大眼睛 语重心长地教育晚辈 然后一转身去接热水 捧着一个大玻璃杯咕噜咕噜得往喉咙里灌
“知道啦哥 你这个老年人赶紧去休息吧”宋旻浩君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就好啊 我年纪很大啦”金秦禹xi 眯着眼笑起来 稍稍踮起脚 揉了一把宋旻浩君稀少(并不)的头发 端起水杯 耷拉着棉拖鞋往房里走

金秦禹关上房门 暖黄色的光被隔绝在门外 背倚着门 闭上眼睛灌下整杯水 昏暗冷清的光线下 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而滚动 一整杯水下去后 他靠着门 眼睛闭上许久才缓缓睁开 还有散不开的暗淡雾气

有什么是不对的 

每个人都被困住的生活 似乎哪里除了差错 有什么东西 像是火车脱轨一般 不可预计的 难以挽回的 有所偏离
而生活往往有所掩饰

平静宛如一汪死水 枯寂 无聊 毫无波澜 然后突如其来的招致灾难

他觉得有什么是不对的 那辆长长的看不到尾的列车 在轨道的分岔口 被什么 被谁 搬向了另一条 截然不同的 陌生的路线 

在周遭之人不为所动的时候 他像是预感到凌晨的地震来临一样 全身的毛孔收缩 头皮发麻地被恐慌席卷

闭上眼睛 陷入睡眠的瞬间他想到 大概明天这张脸会水肿地不成样子 昇润尼估计得说教了


第二天照常进行 晨光笼罩着这座城市 

金秦禹的脸意料之中的水肿了
他去找在猫窝里头睡得香的啾尼和ray bey
然后带着一身猫毛排队去浴室洗漱
隔壁狗狗房里差不多也该起了 带着三只猫过去蹭昏尼的早餐

早晨的阳光很好 洒进了餐桌上 白瓷泛着光 房间泡在舒服的光晕里

姜昇润吃起东西来两腮鼓鼓的像个小孩子 他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和金秦禹聊天 看着金秦禹这张浮肿的脸 委屈的抱怨
“夭寿啦 大水把我们的门面泡发啦”忙内队长操碎了心“秦禹哥 晚上不要睡太晚了 睡前也不要喝那么多水”
“内 内 阿拉嗖”金秦禹看着自家忙内操心的样子,好笑中又确实带了几分愧疚,‘让孩子担心了啊’

昨晚宋旻浩xi回来的那么晚不出所料他的脸现在肯定也肿得不成样子

“mino也………”金秦禹一边吃一边想着拉宋旻浩下水 低头吃面条的时候能看到桌子上的三副碗筷
他突然揉了揉眉心 没继续说下去了
“mino咋啦 ”旁边的李昇勋开口了

“mimo……回来了吗”金秦禹的声音异常艰涩

“没吧 ”李昇勋又说“不对啊 你和mino住一起 回没回来这种事 你应该比我们先知道啊”

“啊 没有 只是mino出去的时间也太久了 再不回来我就不帮他喂啾呢了”金秦禹好看的眼睛闭了闭 笑着说

“是呀 mino都出去半个月啦 ”李昇勋也跟着附和 宋旻浩再不回来奥拓就要被啾尼欺负哭了

“应该快了吧 我有看到那边行程结束的消息来着”姜昇润喝完一口酸奶说

还没……回来吗 他的头开始感到尖锐的疼痛 

昨晚上的片段一点点挤进脑海里 

是……是梦吗 还是说 

转头他看到镜子里自己因为半夜喝水而真实浮肿的脸

金秦禹家里有很多酒 有粉丝送的 也有自己买的
他也许是喜欢酒精的
一口酒下去 喉头一烧 他喜欢这种从里燃烧到皮肤每一个毛孔渐次打开的热度

但他现在觉得 或许应该离这些刺激性液体远一点 他需要一些 清醒

于是他手里握着杯凉水 盘腿坐在窗台边
他喜欢呆在昏暗的环境 
太阳落下 首尔的月亮渐渐升起来 玻璃杯反射着的光线有橙黄的夕阳光慢慢变成了一些 灯红酒绿 夜晚的颜色

他想起《首尔的月亮》这首歌

“你也如我般寂寞 抱着空心在生活”

他记得宋旻浩经常唱

四周尤其安静 偶尔传来三只猫吵闹时打翻某个东西的声音
脑海里冒出来的东西很多 往日生活的片段快速地闪过

他闻到了茬子岛海风的气味 看到了练习室那面看了无数次的镜子 听到了演出现场粉丝的欢呼声 还有很多人的眼睛 很多种的 使他头皮发麻的 目光

他闭上眼睛 眉头紧紧皱着 放下杯子 揉了揉太阳穴
末了他干脆把头埋在双臂间
别吵了 不要再吵了 不要再出现了 停下吧 停下来啊
他对着窗户里的自己说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窗外的车流渐渐稀少
窗外的月亮慢慢升起来
“我只是太想你了吧”

首尔的冬天 真的很冷啊

啪哒一声大门打开的声音打破此时的寂静
窸窸窣窣换鞋的声音也传来了
然后他听见宋旻浩的声音
“哥 我回来了 ”
一贯低沉好听的声音里面有长途奔波带来的疲惫

金秦禹下意识放下水杯准备出房门
“mi……”
将说未说的话消散在空气里
现在刚刚过十点 金秦禹看了看表

是mino吗 还是说………
他的脑袋里又开始疼痛 

“秦禹哥?”宋旻浩的声音再次响起

无论如何 再试一试

他把杯子放在窗台上去客厅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就碰上准备开门的宋旻浩
他愣了一瞬 很快又弯起来大眼睛抱住了眼前的这个人
“mino呀 欢迎回来”多久没见了 快半个月了吧

那边宋旻浩正抱怨着
“哥那么长时间没应声 还以为不在家 ”

宋旻浩的身上还有路途上夜晚寒冷的风霜气息 金秦禹抱着这具还散发着寒意的身体 在没开暖气的房子里感受到了温暖 和烈酒的热度不一样的 是下着雪的咖啡店里 一杯热可可的温度

是如此真实的温度
金秦禹的心里徒生一些庆幸

庆幸?
庆幸什么

宋旻浩不知道这是金秦禹此刻心中充斥着的想法

在看不清方向的时候 在被迷雾笼罩的时候 在被质疑和自我否定淹没的时候


幸好你在
幸好是你


首尔的冬天真的很冷啊
一直陪着我吧 我的月亮

评论(9)

热度(62)